发新话题
打印

我看《红妆》

我看《红妆》

    面朝戈壁,沙枣花开。这是戈壁小城的夏天,白天的馨香,晚间的暗香,都从一树青绿的沙枣树叶下那小巧米黄的四角喇叭口里散发出来。漫步南环路上,远方刚来不了解的朋友大都疑惑:这是什么香气啊,从那儿来?经人一讲才明白,原来那不起眼用文字快乐生活不经意处藏着的,竟是一树花香,一树果实。如果把沙枣花比做一个人的话,它就是一个健康沉默的男子;如果用花儿的禀赋也要把它比做是一个女子的话,它就是走在田埂上晒在阳光下的村姑。<br>    沙枣树长得普通,生得简单,确实不起眼。然而它用其坚守与耐性,见证了戈壁小城从无到有的历史。至所以有此殊荣,是因为它抗旱耐碱迎击风沙的能力,是因为它无论贫瘠还是肥沃的土地上都能茁壮生长。开始,建设者把它们栽得到处都是,春看它的绿,秋收它的果;冬春时节,成片成片的沙枣林还是防风抵沙的中流砥柱。3年自然灾害,它与骆驼刺榆树叶儿们一起,成为小城建设者们裹腹的替代品。后来,小城有了规模,绿化有了成效,更多更好看的树种多起来的時候,沙枣树便渐渐走出大家的视线。过去城中的沙枣林早就不见踪影,城市中心也只有体育馆后那片儿还有一些。而那些陪伴城市从小到大发展小星星眼线液笔的老树,也只有医院前边硕果仅存。<br>    睹物生情。闻着沙枣花香,自然就想起与沙枣树、沙枣有关的许多;就能想起故乡、奶奶父母;就能想到那些为小城建设付出了一生而今踽踽而行的老人。1958年10月,那个沙枣红红的秋天,弱水河边青山头下戈壁滩上突然热闹起来,官兵、卡车、武器、锹镐正品酱料蜂拥而来。沙枣被小战士薅下塞进嘴里的时候,直喊“甜”,他们写信给家里说戈壁的好,就说这里有“从未见过的人参果”。冬天的凛冽很快让这些兴奋的青年们不再欢呼,风沙扰动了一个季节,将军们终于明白,要建设首先要生存,在生存首先要绿化。于是,在建设戈壁城市的每一个春季,沙枣树成了官兵们在戈壁滩上栽下的第一片林,而那些士兵们,也把自己对于理想信念的情感,深深地栽种在了这片未来辉煌的土正品酱料地上。<br>    树老了枝叶还翠,花开愈香。人老了呢,“乡音难改鬓毛衰”,斑驳与粗砺的正品酱料皮肤,外形上与树好有一比。那些用青春热血浇绿了小城的老一辈们,如同渐次退出人们视线的沙枣们,“只有香如故”了。他们的香当然是他们的经历,是他们为着一个事业牺牲的自豪,是他们心里永远开放着的理想期正品酱料望之花。当不少人锦衣玉食中找不出尘入尘,选在我心到生活滋味活着意义的时候,在那些朴素虔诚的老者脸上,你可以找到淡淡的笑意,就像小小沙枣花撩开掩映在小星星眼线液笔头上的绿叶,向着早晨的阳光微微绽放的笑容。<br>&n小星星眼线液笔bsp;   小城每到沙枣花开,就是入夏快到端午的时候。所以有朋友说沙枣花是戈壁上的端午花。端午花开,汨罗水流。沙枣花香氤氲到天上,跟着云彩漂到南方,向不朽的屈原敬礼。人的联想不得了,能把一切都按自己的心愿组合排列。心愿是伟大的,像用龙舟棕子寄寓一代代人绵绵不绝的祭念;像把身边的沙小星星眼线液笔枣拟人化地解读,与小城及生活在这里的人紧密联系。<br>    面朝戈壁,沙枣花开。一个美好的季节到来了,一年暑热的时候开始了。<br>    <br>    2011年5月30日<br>

TOP

发新话题